武昌新闻网
当前位置:武昌新闻网 > 港澳台新闻 > 正文

视觉中国“诉”命转折点:图片版权市场从深渊

相比之前老老实实、事无巨细的摆证据、讲道理,此后的维权之路就“省心”多了。

渐渐,人们意识到了不对劲——市场,似乎正从一个走向另一个。

尽管将这些具有瑕疵的“商品”慌忙甩锅给了签约摄影师,但仍不足以平“民愤”。

略微思量后,正林将设计和印刷宣传册的工作,委托给了共和广告策划有限责任公司。

“”事件是一个导火索。

在2014年中国“借壳上市”的公开材料中,曾经这样介绍了模式:

销售团队或维权团队发现疑似客户——核实来源,是否有购买记录——与未获授权客户协商签订销售合同——不配合协商则移交律师——和解或发起。

掮客到掮客需要什么?

的边界

从2014年初登A股市场时眼花缭乱地跨界,到2017年洗心革面聚焦主业,视觉中国的“幡然醒悟”显然不只是因为资本市场逻辑变化,更多是利益使然。

获客效率大幅提升的2017年,中国果断选择了聚焦主营业务——“视觉内容与服务”,剥离了“数字娱乐”等业务。

2017年,视觉通过数据实现潜在用户增长超过84%,协议客户超过54%。

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在其专栏指出,“不具有独创性的含有国旗、国徽或其图案的,不满足著作权法意义上作品的要求,很难再形成独立的作品。

也正是在年,中国借壳远东股份,正式站在了A股市场。

《星际穿越》里,在意识到补给不足后,库柏驾驶着徘徊者2号,选择了从永恒号分离,坠入。万籁俱寂中,一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环状物在漆黑的宇宙中旋转。

2011年3月9日,哈尔滨的暖春还没有来,以“侵权”的缘由,将正林公司告上了法庭。

如在2015年里,视觉中国诉江中药业和梦微公司的“官微案”已驾轻就熟。

一份“神兵天降”的法院判决书以及一套无孔不入的“鹰眼”系统。

这两个重要事件,是中国“诉讼营销”之路的基石。

在此之前,被资本市场迷得眼花缭乱的不仅将“视觉数字娱乐”、“社交社区”和“视觉内容与服务”一道作为核心运营板块,甚至还拓展了旅游等文娱项目。

“鹰眼”狩猎

5000多万光年外,一家图片版权商看到了商机,在这张凝结了全人类心血的“黑洞照片”上,打了一个章,然后以150元/张/次的价格挂在官网出售,美其名曰“”。

上线第一个月,交易平台便销售了4万多元的图片,还吸引了。

视觉中国的底气从何而来?

中国官网挂着一份引以为傲的荣誉。

“对于此类图片,类似等机构,自然不得也不应声明获得授权,不得也不应以‘许可或许可使用’的名义再向他人单独收取费用。”

2000年4月,互联网的东风从硅谷吹到了中国,财富新贵层出不穷,柴继军的“老搭档”李学凌说,“互联网这帮人就会烧钱,我们做一个不烧钱的、能赚钱的吧。”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武昌新闻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newwc.com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