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昌新闻网
当前位置:武昌新闻网 > 港澳台新闻 > 正文

“迷魂”珍爱网:红娘的嘴,骗人的鬼

羊毛出在羊身上,网若想摆脱困境,必然要靠线下会员收入来多赚钱,这或许就是造成骗局的根源所在。

在舆论压力下,共青团中央、民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对婚介市场展开整顿,严厉打击婚托、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,并要求平台必须实行实名制。

成立于2005年的珍爱网,一直坚持走O2O直营店,主营业务为线下“一对一”,资料显示,线下“一对一”服务在网的营收占比中高达7成。

阿琪在前台做完实名认证和信息填写后,便被一位男性工作人员带到一个狭小的密闭隔断间,“里面有一张小桌子,两把椅子,感觉像是来接受审问的。”在这个小房间里,“红娘”对阿琪进行了一次长达三四个小时的洗脑式营销。

两年前,“翟欣欣逼死苏享茂”一事,将婚恋网站推向风口浪尖。当时,人们将矛头指向“审核不严”、“信息混乱”以及“个人泄露”等方面。

通过整理上的投诉,科技发现,珍爱网“”的话术基本相似:要么把你夸晕,要么把你骂晕。

针对上述案例,科技通过咨询了解到,网红娘对进行的“疲劳轰炸”、“言语”等行为,属于法中的胁迫。

3月10号下午2点,阿琪怀着“体验一下”的心态来到指定现在门店,结果发现,现场不仅没有男嘉宾,就连之前给她打电话的也没露面,“从头到尾,我都没有见到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。”

婚恋是一种低频行为,凡是交易成功的,则不会变成回头客。所以对于来说,水平越高,则意味着你的客户流失得越快,这是一个死循环。如果想把生意做下去,就要设法截流,据悉,有些还利用技术手段屏蔽微信等第三方软件,为的就是把用户留在平台上,当然,类似的设计直接影响了体验。

“他有2次刺激到我,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”第一次用父母,“说我现在还不找男朋友,万一哪天父母不在了,他们会怎么想怎么担心之类的”;第二次用年龄刺激,“说我年龄不小了还自己一个人,怎么怎么不好,语气直白地让我很受伤。”聊起这些“痛点”的时候,阿琪已经被关在小房间里将近3小时,整个人被饥饿和疲劳冲击,没有过多思考的能力,她当场就动了恻隐之心。

同时,婚恋市场用户量太小,据国金消费研究中心最新数据统计显示,我国适婚单身人数为2.2亿,假设这其中有10%的人愿意通过找对象,那整个市场的规模也不过2200万人,数据,从2017年开始,婚恋网站的活跃规模一直在1800万上下徘徊,难有突破。

科技樊夏奎

网络婚恋骗局层出不穷,固然和风险防范缺失有关,但监管缺失的问题也不容忽视。

在“”的反复下,精神濒临奔溃,签时已含混不清,而“”对条款也不做清晰讲解,直接让顾客签字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武昌新闻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newwc.com

相关文章